在救度众生中体悟法的伟大

接到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的通知,我就当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开始在心里构思,准备投稿,可是无论我在哪一方面都感觉不到自己做的出色,觉的实在没有什么可写的,但我是大法弟子,明慧网是我们自己的网站,交流会是师父肯定的切磋形式,这就足够了,我一定要投稿。

一、师父安排好了我的一切

九五年,我大学刚毕业,参加工作不到半年厂子就破产了,没办法只好回到山区老家。没事时就和刚刚开始学法轮功的母亲一块去炼功。当时还没有书,只是炼习动作,一周后当我拿到《转法轮》时,越看越想看,中午没吃饭一口气飞快的看了一遍,看完后我合起书双手捧着,心里不由的赞叹,真是一本好书,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的书,实在太美好了。而那时我的身体也变的舒服无比。当时我见到熟人就禁不住的说:你也来炼法轮功吧,这是最高佛法,可好了。我认为只要他们一接触,也会象我一样感到大法的美好。

两年后去上班。破产前见过的对像还在等着我。他是教师,人很勤快,而且人品、长相都是公认的挺好;而我工作不稳定,长相也一般,我就不明白他为什么等着我,还不顾母亲的反对。婚后我才明白,原来他家的大部份亲戚都是有缘人,都先后修炼了法轮功,是师父给我成就了世间的这段姻缘。

后来我们到单位去住,那里没有了环境,我也就不炼了,整天忙于工作,根本没有听说多少迫害信息,当然也不知道去北京证实法,仿佛被封闭了起来。

二零零三年过年时,姑姑说:这么好的法你还学吧。我感觉到是师父在呼唤我,于是二零零三年春天我从新开始学法炼功。几次梦到师父给我补课,有一次下课后我有问题要问,就跟在师父的后面。走了一会儿,师父回头对我说,前面有危险,你别跟着往山下走了。我不放弃,仍然跟着师父走,走到山下的一条河边,师父上了一条小船,掌起了舵,我就跟着师父也上了小船。没走多远,看着不远处,波涛汹涌的洪水猛的向整个地平面倾盖而来,说时迟那时快,师父一挥手抓住我的手腕,“嗖”的一跃而起,只见连山顶都被大水淹没了,整个一片汪洋。我知道师父从浑浑噩噩的乱世中把我捞起来了,师父看到了我这颗要从新修炼的心,无条件的救了我。

没过多久,丈夫要买电脑。当时我们收入也不高,我还不太同意,买来后才知道,这是为了做真相资料的。之后,一些简单的真相粘贴、《明慧周报》、集体发正念口诀的通知,就从这里做出来了。二零零六年,丈夫又要上网,于是我也自然就能够上到明慧网了。不知不觉中,我这里已经成了一朵小花(真相资料点),我也根本没有体验到建立资料点的艰辛、恐惧,完全在师父安排的路上,悄无声息而又顺理成章的成长着。

下班后,我一边打印资料,一边做饭,打开洗衣机洗衣服,还要带孩子,有时再加上刻录光盘。五、六样事同时做,只要心里稳,样样落不下,都可以做的很好。虽然人忙些,有师父照看着,也不觉着累。因为修炼时间太短,哪一样都不想落下。丈夫见我这样,叫我“盲”人,因“盲”和“忙”同音。

我感到我什么也没有考虑,大法给我安排好了一切,所以遇到问题不动心,搞不懂或解决不了的事情,心想让师父安排吧,因为我知道只有师父安排的才是最好的,才是修炼的路,自己想的再多也是人心,也是观念,不在法上,所以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二、在家里证实法 圆容家庭环境

零四年,我女儿上幼儿园中班,刚四岁,有一次咳嗽的很厉害,丈夫要给她输液,我想输就输吧,她也没有修炼,顺其自然。输了三天好了,可是没过一周,咳嗽的更厉害了。我一下子悟到这是冲我来的,于是我把女儿抱在怀里说,苗苗(化名)你知道我为什么是你妈妈吗?孩子说因为是你生的我。我说“不是,因为你知道选择我当你妈妈能够使你得到这珍贵的大法,我们都是为法来的,知道吗?”孩子仿佛听懂了,深深的点点头。那我们开始炼功吧,孩子乖巧的跟我炼了起来,第二天严重的咳嗽就好了,孩子天真的说,妈妈我们上电视上做广告:“咳嗽不用吃药,炼功就能好。”听着孩子天真的童音,我心里非常高兴,这件事我做对了,我把这个故事当成真相讲给人们听,效果很好。有机会我就给女儿讲一些法理或修炼故事。后来孩子再有发烧、咳嗽、感冒等症状,孩子都能坚持,坚定的说不是病,不去医院,很快也就好了,这让亲朋好友都很信服。

丈夫不反对我炼功是出于情,并没有认识大法,他反对我出去给人说,经过公司的干扰后他更不愿意我讲真相了。一次我讲真相回来(大多数时间他是不会知道的),他非常生气的说:“非得到外边去说,到时把你抓起来。”这些牢骚话,在气头上我只是默默的发正念,等过了一会儿,我严肃的对他说:“你也是个善良人,如果你知道有这么多人马上要遇到危险,失去生命,如果这个生命知道大法好就可以躲过灾难,你说你见死救还是不救?”他反驳说:“知道大法好就不死了?”“对!就这么神奇,你也记住大法好吧!你也不用担心我,我有师父管,不会有危险的。”

我平时特别注意有适合他的真相就不失时机的给他讲,如同修A的丈夫开始挺支持大法,家里还是学法点,不幸同修A被抓,她丈夫把怨气都撒在了大法上,把学法时的坐垫都扔出去了,还毁坏了大法的书和光盘。没过三个月,A的丈夫外出时摩托车硬是钻到了一辆大货车的底下,撞死了。讲完这个事,我郑重而关切的对丈夫说:“以后你说话千万注意,我哪没有做好是我没有达到法的要求,你千万不要说大法不好,‘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成就一切的标准,谁敢破坏法是天大的罪呀!老天爷都不留这样的罪人。”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说过大法的坏话。再者他亲眼见证了孩子和我在过病业关时,不管多大的事,从来不用吃药,他由衷的佩服。慢慢的孩子一不舒服了,他就说“去跟你妈炼功去”,或“看书去”,他自己也尝到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甜头,现在只要有时间就念,走路也念。

父亲是个急脾气又顽固的人。因为文化大革命的迫害还心有余悸,反对我和妈妈向外走动,他自己当然也不想炼功,让他念大法好根本不听。今年他突然得了脑血栓躺在床上很难受,于是我回去看他,给他讲:“难受吧!你看我婆家的老人,哪个不比你岁数大(因他们都炼功),个个都身强体壮的,就因为你不炼功,连大法好也不记着,可不就你躺在病床上,现在就是一个特殊时期,又有这么简单的保平安的方法,谁信谁受益,咱不为别的,就为有个好身体,为舒服,所以你想舒服你就念吧。”他说:我记不住。见他有了活口,我就教他念“真善忍好”。过一会他又忘了。我说:“忘不了,继续念,我和妈妈也帮你念。”我就在他耳边一遍一遍说“真善忍好!”当我说到第七遍时,他说记住了,于是我又用同样的方法教他念“法轮大法好”,念了三遍他说都记住了,我继续告诉他念大法好的要领:“你不要想病好不好,结果会怎样,也不要想谁对谁错,谁是谁非,也不要想家里外头,总之什么都别想,你就纯净的念这两句话,效果会更好。”

父亲住院十三天时,医生检查说恢复的挺好,不用输液了,于是顺利的回到了家。我因工作关系不能经常回去,通过电话我时常鼓励他:“谁能够恢复的这么快,不到一个月就能下地走路了,四十多天就能自己活动锻练了,你可千万记着我告诉你的话,听妈妈的让你活动可不要偷懒(指炼功)。”我相信他知道了大法的神奇,会成为一个讲真相的活媒体。

三、帮助同修 共同升华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时不时的会碰到昔日的同修,有的觉得再修已经很难了;,有的一直偷偷的在家看书;有的根本不知道大法的珍贵;有的已经断了线,正在寻找。遇到这样的昔日的同修,我们都会告诉他大法的珍贵,时间的紧迫,错过后将失去的是什么。

一次,我们遇见一位同修,曾经参加过两期师父的讲法班,而且存有与师父的合影,但因为周围都是被迫害的同修,根本不敢来往,所以也看不到师父的经文、各种真相资料,为了寻找大法,离开了监视他的城市,来到了农村,师父安排我们在救众生时遇见了他,于是我们把师父的经文,每期周刊都会送到他手里。

还有一次,我们知道B同修的儿子触电身亡,同修再也坚持不住了。经了解,同修是在九七年得绝症、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走入大法的,我们想她是延长来的生命,如果不及时帮助后果会不堪设想,绝不能让邪恶钻空子,让大法受损失,同修的事就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的事。于是我们到同修家,叫她起来,一块发正念,不要再迷糊了,开始她还坐不住,大约半小时后,“嗖”的从她身上跳下来一个龙头子、老鼠尾巴的东西(B同修天目看到的)在屋里乱窜,碰到同修就感觉冷飕飕的,B同修一下子精神起来了,站起来追着就打它,并念着正法口诀,清理了邪灵,同修就慢慢的好起来了,又走入了精進大法弟子的行列。

四、在讲真相救众生中提高心性

我因为上班的紧张,除了上班讲真相,休息日就出去大面积的做真相,开始我们只是在没人的时候把小册子放到门缝里,后来有人我们也敢放了,再后来我们可以面对面的给了,现在不但面对面的给真相资料而且还要讲三退。我知道同修们都在做,而且比我们做的好的有的是,我只是把过程中遇到的事情略举一二吧:

我修炼后,胆量也比较大,很愿意做三件事,自从劝三退以来,我在公司里,只要有机会就给同事资料,见人就讲三退,在岗位上一人一本小册子,我自以为这是师父叫做的,因为师父讲过“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所以公司里大部份人我都给讲过真相和三退。

但因为我没有注意到安全,有些讲的不到位,也不懂得理智、智慧,被公司不明真相的人一连三次举报到公司,我当时没有怕心,认为举报者在造业,给我创造修炼的环境,所以就没往心里去,认为这就是正念。

厂领导可吓坏了,一夜没睡,因我在公司里有一定职位,是比较重要的技术人员,老总多次找人给我施压,企图逼我放弃,我都没有答应,其他领导不明白,老总为了一个工人为什么费这么大心思,在大陆一个公司开除一个工人是根本不足为奇的,我知道其实是法的力量,我找到老总讲真相,他认为我只说了大法好的一面。后来他给我降职、降薪,让我去搞卫生,一下子全公司的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有些人就不敢和我说话。

环境一下子变了,仿佛我在云游一样,可我知道我没有错,大法是最正的,可是这时我学法炼功心就不静了,触及到了我的心灵,我知道我没有做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这和《转法轮》中讲的“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有什么区别呢?

找到了漏洞,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让邪恶摧毁我的意志,一次在梦中,老总指着我对新入厂的一群大学生说,你们不要学她,她的事情已经写了五六页纸放到了档案里(指我炼法轮功的事)。我当时镇静而又坚定的说:写的再多也是一部辉煌的历史,将来你们会知道,你们会以我而自豪的。

四个月后,我又恢复了原有的职务。我真正体会到《转法轮》中“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的法理。

在救人的过程中,讲三退时常常会遇到说我们参与政治和反对共产党的话,我会说:“我们谁也不反对,咱们不管他谁掌权,我们干活挣点钱不容易,只要咱老百姓认可大法,记住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挣的钱就不会花到冤枉的地方去。”他再说党不党的,我就微笑着强调说:“平安,平安,我们老百姓就要平安,这最重要。”我平和的话却坚实有力,就象一道利剑立刻解体了他背后的邪灵,使众生找到了自己,于是听真相的人高兴的说:“对、对,平安最重要。”再也不提邪党的事了,然后再给他真相材料,为其办三退就容易的多了。好多次都是这样,用正念去引导众生得救,不要陷在邪恶的干扰中去与常人辩论。

有的众生听真相听的多了明白了大法是什么,向我们要教功光盘,要大法书,一般我们出去讲真相很少带这些东西,有的给我们留下姓名,告诉我们村名,如何找到他;有时众生急得让我在大马路上教他。我真正感觉到我们是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感觉到众生了解真相的急切心情。我们明白,我们责任重大。

有一次,我们发光盘给一个老大妈,她说不要,我们没动声色接着向前发,有四、五个人正在聊天,都争着要我们送去的光盘,老大妈见状追过来也要,并说“我现在就回去观看”,别人一见她这样做,都说现在就回去看。刚才热闹的场面,一下子静了,都去看光盘了。

我感觉大法给我的美好是事无巨细的,时时都在感受着大法的恩惠,我觉得事事都是那么恰当、自然、顺心。我感到我得到的太多了,相比之下我为大法无论做了什么,做了多少,都是微不足道的,我从内心里体会到师父说的:“你们付出的再多和你们将来所得到的都不能成正比。”这句法的内涵。(《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我因各方面做的太普通了,那就借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的机会表达一下我的感恩心情,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在这正法的最后关键时刻,我们决不辜负师父的殷切期望、众生的急切盼望,在同修们共同不懈努力下,坚定走好最后的路,越最后越精進,完成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