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后的记忆(记录片脚本)

(主持人出场)

主持人:2006年3月18-19日,一位名叫Gary Schwartz 的美国科学家在英国伦敦举行的Eicons Of The Field会议上,公布了他的最新研究成果:接受心脏器官移植手术的人也同时继承了器官捐赠者的许多特质。Schwartz教授提供了70多个案例来佐证他的研究成果。

(案例一的画面:摩托车事故现场,接受心脏移植的手术几个镜头)

(旁白):器官捐赠者是一个死于摩托车事故的18岁男孩,叫Paul。接受捐赠者是一个被诊断为心脏内膜炎和心脏病的18岁女孩,叫Danny。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Paul和Danny之间似乎存在着一种神秘的联系。

(案例一的模拟画面:捐赠者的父亲的陈述,下面字幕打出:职业 精神病医生,字幕)

(旁白翻译):我的儿子常常写诗。我们在他死后的一年多后才清理他的房间。我们发现了一本他从未给我们看过的诗集。而我们也从未对人说起过。那是一本让我们感情和精神上都十分震撼的书。这本书讲述了他在死亡一瞬间的所见。我的儿子还是一个音乐家,我们找到了一首名为“Danny, 我的心脏是你的”歌,歌词的大意是写我的儿子预感到他的死亡,而把心脏捐献给了一个叫Danny的人。……我的儿子12岁时就决定捐献他的器官。……当我们见到那个接受器官移植的女孩时,我们太……我们不知道,真的,我们不知道那种感觉……。我们只是不知道,……

(案例一的模拟画面:接受器官移植的女孩的陈述,字幕)

(旁白翻译):当他们给我看他们儿子的照片时,我马上就意识到是他。我可以在任何地方认出他来。他就在我身上。我知道他就在我身上,他爱我。他永远是我的爱人,也许是在其它时间的某个地方。他在几年前是如何知道他会死掉,然后把心脏给我?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叫Danny的?我以前从未弹过乐器,但是移植心脏后,我开始喜欢音乐。我感觉音乐就在我心中。我的心在与之共舞。我告诉我的妈妈我要参加吉他课程,那是Paul曾经玩过的乐器。他的歌就在我心中。我在许多个夜晚可以感受到,就好象Paul在对着我轻唱。

(案例一的模拟画面:接受器官移植的女孩的父亲的陈述,字幕)

(旁白翻译)我的女儿,一个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人,曾经非常活泼,然而现在她变的十分安静。我认为是她的疾病所致,但是她却感到更多的而非更少的力量。她说她想弹乐器,还想唱歌。当她写出她的第一首歌时,她唱道,她的心脏就犹如她的爱人的一样,是她的爱人拯救了她的生命。

(主持人旁白:Paul似乎在出事前就预感到了自己的死亡,而Danny在移植Paul的心脏后,两个人好象合二为一了。Paul活在Danny的心中,也活在Danny的生活中。也许这太过于离奇,但下面的案例再次证明器官移植后所存在的记忆。)

(案例二的模拟画面:家里的浴缸,小孩跌落窒息而死。接受心脏移植的手术几个镜头)

(旁白):器官捐献者是一个16个月大的男婴,叫Jerry,因掉在家里的浴缸窒息死亡。接受捐赠者是一个患有严重心脏病的7个月大的男孩,叫Carter。

(案例二的模拟画面:捐赠者的妈妈的陈述,下面字幕打出:职业 内科医生,字幕)

(旁白翻译):重要的是我不仅仅可以听到Jerry心脏的跳动,我可以感到他和我在一起。当Carter第一次看见我时,他跑向我,用他的鼻子在我的鼻子上蹭来蹭去。而这恰恰是Jerry喜欢和我们做的。Carter移植Jerry的心脏已经有五年了,但是Carter的眼睛跟Jerry的一模一样。当他抱着我,我可以感觉到这就是我的儿子。我的意思是说我可以感觉到他,不仅仅是象征意义上的。他就在那儿。……我知道人们会说我需要相信我儿子的灵魂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我需要。但是我确实感觉到了Jerry的存在。我的丈夫和父亲也感觉到了。我发誓,你也可以问我的母亲,Carter所使用的词语与Jerry完全一样。……那天晚上我们与Carter一家呆在一起。半夜,Carter进来我们的房间,希望和我们一起睡。他象Jerry曾经做过的那样,蜷缩在我和我的丈夫之间。我们忍不住开始啜泣。Carter 告诉我们不要哭,因为Jerry说一切都好。……

(案例二的模拟画面:接受捐赠者的妈妈的陈述,字幕)

(旁白翻译):我看到Carter跑向她(Jerry的妈妈)。他从来都不这样。因为他是个非常非常害羞的孩子,但是他跑向她就好象婴儿时期的他,习惯于跑向我一样。当他耳语道:“一切都好,妈妈”时,我的心碎了。他叫她妈妈,或者是Jerry在说话。另外一件事证实了我们的预感。当我们与Jerry的妈妈交谈后,我们得知Jerry左半部大脑有轻微的痉挛,而Carter也有着类似的问题。他在幼儿时期从未有过,只是在器官移植手术后才开始的。

还有一件事。一次我们一起去教堂,Carter从未见过Jerry的爸爸。当Carter进入教堂,甩开了我的手,直接奔向了站在一群人中的Jerry的爸爸。他爬上了他的大腿,开始拥抱他,并且说‘爸爸’,我们大吃一惊。Carter是如何认识他的,为什么他叫他‘爸爸’?……当我问他为什么这样做时,他说不是他做的,是Jerry做的,而他只是跟随着Jerry。

(主持人出场)

主持人:从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得出的推断就是:Carter在移植了Jerry的心脏后,确实在大脑中保有了Jerry的某些记忆。而且这种记忆会在与Jerry有关的人或事上得到最充分的显现。

(画面:Gary Schwartz教授的照片,亚利桑那州大学照片)

(主持人旁白):Gary Schwartz先生是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学著名的心理学教授,他同时还是生物科学前沿课题中心的主任。在他二十多年的研究调查中,一共搜集了超过七十宗“移植记忆”个案。除了上述两起案例,还有一些案例让人匪夷所思。

(模拟画面:一个小女孩,移植手术,噩梦,梦见凶手,警方抓住凶手)
(旁白):一名患有严重心脏病的7岁小女孩,当她移植了一颗被人残酷谋杀的10岁小女孩的心脏后,开始频频做被人谋杀的噩梦。令人震惊的是,美国警方凭借她对梦中凶手的详细描述,竟然逮住了那名残忍谋杀10岁女孩的凶手!

(模拟画面:舞蹈家跳舞、控制饮食、性格冷静,移植手术后去吃肯德鸡,性格变化)

(旁白):美国一名芭蕾舞蹈家于1988年接受心肺移植手术前,很注重饮食健康,可是出院后第一件事,就是冲去吃肯德基炸鸡。她又发现自己性格大变,由冷静保守变成冲动好斗。经过苦苦追查,她终于发现捐赠者原来是个死于电单车意外的18岁青年,生前个性冲动好斗,而且喜欢吃肯德基炸鸡。

(模拟画面:美国大学教授做的梦:光束和人影,警察抓捕毒犯被枪击中)

(旁白):美国一个56岁的大学教授在进行完心脏移植手术后,开始常常做类似的梦。他看到他的右脸有一束光,他的脸越来越热。对,象在燃烧。在那之前,他觉的他或许隐约看见了耶稣。这是唯一一件同他以前的生活不同的事情。后来经调查发现,捐赠者是一个34岁的警察,在抓捕毒犯时正是被击中了右脸。那束光是他最后看到的可怕的事情。而那个毒犯梳着长头发,留着胡子,看起来很安静,从某个角度上说,他长的有点象耶稣。

主持人:Gary Schwartz 教授在通过对上述案例的研究后认为,人体所有主要器官都拥有某种“细胞记忆”功能,可随器官将记忆转移到他人身上。研究证实,至少10%的人接受他人心、肺、肝、肾等主要器官移植后,性情大变,“继承”了捐赠者的性格、才能,甚至记忆。

现在我们可以肯定的说:一些人在进行器官移植后,肯定会存在着一定的记忆,虽然我们无法确知的是:这种记忆在什么情况下会存在?什么样的器官移植手术会百分之百产生记忆?还有,这种记忆对接受器官移植的人的生活会产生怎样和多长时间的影响?它的后遗症是什么?

(一个医生出场)

医生:目前的研究还无法确知什么样的器官移植手术会百分之百产生记忆,不过,器官移植所引发的后遗症,比较类似于“堕胎”。

胎儿是一个生命,有意堕胎就等同于意图杀死一个人的生命。胎儿已是个有灵的生命,被杀后产生的怨恨是极大的,这就是所谓的“婴灵”问题。而女性在堕胎后心理上常常自责,同时承受着巨大的罪恶感,而身体上各种妇科疾病缠身,也会影响家庭、生活甚至工作,遇到各种的干扰与困顿。

而移植进来的器官也是一个灵体,这个与器官的原所有者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是器官所有者,在被非志愿性摘除器官后死亡,那么其灵体就可能会紧跟着尚存活在人间的器官,造成器官移植接受者处于一具身体却有两个灵魂的不正常状态。

主持人:原来器官也是一个灵体。医生的解释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Gary Schwartz教授研究的案例主要的器官捐献者完全是自愿和合法的,那么假设接受的移植器官来自非自愿捐献者或者一些被虐杀者的身体,接受器官移植的这些人会产生怎样的记忆呢?

(画面:苏家屯集中营曝光,证人露面揭露全国一些医院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屏幕快速打出下列文字,配声音)

(画面一)根据中国官方统计,1991年到1998年,8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数仅78例。1999年开始,肝脏移植数开始成倍增长。1999年、2000年、2001年分别施行了118、254 、486 例,到2001年的统计累计996。2003年,肝移植为3000多例。

(画面二)《德国之声》2005年10月25日报导,2004年中国完成近2600例肝脏移植手术和近6000例肾脏移植手术。

(画面三)《朝鲜日报》2005年披露:被誉为“目前世界上最大器官移植中心”的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外科学部,2004年进行的507例肝脏移植手术中,国外患者比例超过53%。

(画面四) 统计资料表明,单就沈阳地区而言,可以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有10家左右。2005年一年公布的肾移植手术250例,肝移植70多例。沈阳军区总医院,截止2006年1月,已完成肾移植1500多例。位于沈阳市的解放军463医院(空军医院)的同种异体肾移植手术量,位居辽沈地区前列。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科到2005年,已完成肾移植手术600多例,肝移植120例。

主持人:从上述数字可以看出,中国大陆每年进行的器官移植手术都是超乎寻常的多。而多方证据表明,器官的主要供体就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我不知道那些已经接受或正准备接受器官移植的国内国外的朋友,是否知道供体者真正的身份。因为根据最新公布的研究成果:器官移植后是可能存在着记忆的。而当您移植的是非自愿捐献者或者是一些被虐杀者的器官时,这种记忆很可能是非常可怕的。

医生:当接受器官移植者接受移植的是非自愿捐献者或者是一些被虐杀者的器官时,移植器官的灵体会带着怨恨之气进入受体,就很可能如同婴灵一般,死缠着器官接受者不放,从而会对接受者在身体、工作、生活方面,产生不断的干扰与障碍。有些可能会提前结束生命。

律师:器官移植并不是单纯的一桩在“需求”与“供给”之间的商业买卖活动。供给方非法窃取亡者的器官的同时,需求方移植了未经所有者同意的器官,那么需求方实际上已等同于“销赃”的共犯,这已牵扯到法律问题。

主持人:根据台湾卫生署统计资料表明,2005年台湾赴大陆进行器官移植人数为450人,其中到大陆换肝者的一年存活率,仅60%,平均存活十三个月,花了上百万,仅多活了几个月。而在台湾岛内的存活率可以达到88%。我们尚不知道这两种比率意味着什么,是否与器官移植后的记忆有着某种关联。但大家都清楚的是,杀人是有罪的,而且是以一种非常残酷的方式杀人。那么为了自己的存活,而造成另一个生命的死亡,那么供给方包括中介,都已是谋杀事件中的共犯集团;需求方尽管不是直接杀人,但也是间接杀人。你愿意为此而终生承受良心的折磨吗?

(全片终)

网址转载: